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卑诗系情](新版)(27)[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27)[作者:超级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2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
 
  然而某些时候闭上眼睛并非最好的对策,一旦放弃了对周边人事地物的观察, 基本上等于是在宣告自己业已放弃一切抵抗,竺勃这种认命的态度,使得李子阳 更加肆无忌惮地挖掘着秘穴鼓动道:「我说浪蹄子老师啊,你现在很想被狠狠的 轮到爽翻了为止才过瘾对不对?呵呵,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害臊,想被干就尽管大 声的说出来,你不讲我们怎会知道何时该帮你打洞呢?哈哈哈……想要就快点开 口哀求黑熊老大,否则痒死你的骚屄我们可是概不负责喔!」
 
  无论如何摇来摆去或上下抛掷,深入阴道尽头的电动小老鼠都只是更为变本 加厉的在肆虐,它有时四肢齐动,彷彿想要在女体之内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洞,那 抓来扒去的爪子搞得竺勃芳心愈加慌乱,尤其是当第二只也挤进来那一瞬间,美 好的秘穴顿时像是一个新筑的鼠窝,当大小两只老鼠一起吱吱喳喳的乱叫起来那 一刻,美女老师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只见她狂耸着下体呜咽着说:
 
  「啊呀!噢……别再来了……天呐!……这会整死人的……呜……呼呼…… 咯咯……咕咕……唉唷!快把它们拿开呀!……喔、啊……痒、好痒……嗯、哼 哼……痒死我了啦!呜……这次我完了、真的完了!……哼哼、啧啧……呜、呜、 我的上帝……原谅我……噢呀、啊哈……我已经不行了……我就要背叛?了…… 啊、请?一定要饶恕……我这次迷失的罪过。」
 
  事实上根本没有谁能听清楚她哼哼唧唧的在说些什么,因为那疯狂蠕动的美 好胴体与那种半梦半醒的迷人眼神,早就让一大群饿狼看到嘴角流涎,何况这时 暴跳如雷的娇躯还倏地静止不动,这片刻的宁静令许多人都有点摸不着头绪,唯 独李子阳胸有成竹的淫淫阴笑道:「嘿嘿……精彩的要来了!各位老大可千万别 错过美妙绝伦的这一刻。」
 
  李子阳提点的话才刚说完,脸色忽地一遍红润的竺勃竟然不停舔着嘴角,她 秋波连转的环视着每一头禽兽,原本僵硬的躯体也慢慢软化下来,当大量淫水泌 泌而出时,她突然又高高耸起无遮的下体咕哝着说:「来吧!把你们想要的通通 拿去,别再用老鼠欺侮我了,我是人,所以就人对人来个了结,但是不要再使用 道具折磨我了,否则你们就不配当男人。」
 
  亢奋的神色下说出来的却是冷静的言词,虽然黑熊等人都晓得第一步的调教 已经成功,可是竺勃的语气却好似在挑战一般,面对有些诡谲难懂的转变,一大 票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青番才打破静默问道:「妈的!这骚屄 既然自己说要让咱们随便干,那大伙还在等什么?」
 
  与其说青番是在发问,倒不如说是他在催促黑熊快点下达大锅肏的指令,不 过深知箇中三昧的李子阳这时却比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应道:「别急,我这位 美女老师的反应确实叫人有些意外,但是没关系,我猜这应该是一种回光返照的 现象而已,只要再多给她上把火,我保证一定可以水到渠成,嘿嘿……现在就换 我这个坏学生来帮老师上一课吧。」
 
  有如恶鬼转世投胎来为害人间的李子阳,此刻不仅取代了黑熊的主导地位, 而且他话一讲完两只手立即有所动作,也不晓得他抓着那两条老鼠尾巴在玩什么 下流把戏,大家只看见竺勃娇躯发出一阵剧烈的扭转和颤抖,紧接着这位可怜的 女主角便宛若在泣诉般地呜咽道:
 
  「哇呀……不行啊……别再来了!……哎哟!啊啊、呜哇……真的不能再来 了……噢!天呐……我的上帝……这叫我怎么受得了呀?停、快停下来……李、 李子……阳……算我拜託你了好不好?」
 
  「不好。」
 
  望着眼前那张欲壑难填却又表情悽楚的美好容颜,李子阳反而更加恶毒的操 作着手上工具说:「老师想让我住手的话,光凭拜託两个字怎么够呢?你如此聪 明,总该比一般人懂得应对进退之道吧?所以,来!快点把你身体与心里的感觉 都说出来让大伙分享,要不然我们怎知你到底想要什么?说!大声讲,甭装的羞 人答答,反正你早被我跟狗肉他们几个轮过了,此刻还扮淑女有用吗?嘿嘿,聪 明的就开始求吧!否则等小老鼠咬你子宫的时候可就来不及啦。」
 
  虽然不至于有万蚁穿心的恐怖,但阴道被两只电动鼠胡钻乱窜的臊痒与难堪, 同样令竺勃只能不断张着檀口在激烈喘息,八只脚爪的东抓西踏,加上一层层的 茸毛在刮刷,特别是鼠耳在扩展时的强烈张力,都让绝世美女有着不可承受之苦, 何况那两张尖嘴还不晓得何时会突然狠狠咬上一口,这种莫名且无法预料的后果 才是让她愈想愈害怕之所在,因此任何女人在此状况下恐怕都不得不先求得暂时 的解脱再说,当然顽强的美女老师仍想继续抵抗下去,可是那两条在阴蒂及肛门 外挑衅的老鼠尾巴,终究还是迫使她绝望的呼喊道:
 
  「啊、啊……好、我投降就是……噢!……快点饶了我吧……我愿意什么都 听你们的……随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这样总……可以了吧?……喔唷… …不要再整我了呀……李……求求你了!」
 
  已经超出忍耐极限的完美女人终于被征服了,李子阳的双手虽然放慢了动作, 但是望着那张星眸半掩、神色迷离的姣好脸蛋,他不由得抖动着硬梆梆的胯下之 物往前逼近着说:「你也会求我肏你了吗?大骚屄!呵呵……老子就不信你真有 多专情、多能捱,现在还会想只给小杜一个人干吗?哈哈,我保证从今以后你会 天天巴望着要让人大锅肏,不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轻易的放过你,要是在我取出 子母鼠以前你不多叫几声肉麻又好听的,小心我照样任由它们把你的子宫咬烂掉!」 
  一来可能是竺勃并不晓得该如何叫哥喊爹的在床上取悦男性、二来要是子宫 真能被电动鼠咬烂的话,说不定可以避免更进一步的被凌辱,因此她就那样如痴 似醉的望着李子阳而没有任何回应,不过晾在旁边的黑熊和青番可就等不及了, 他们俩同时握着大肉棒一左一右的凑靠在美女老师脸上,然后一幕令人不可思议 也难以置信的画面出现了~~原本圣洁如仙子下凡的女主角竟然探出舌尖主动迎 了上去!!
 
  这一幕别说李子阳看的目瞪口呆,因为他见识过竺勃对口交有多么的排斥, 然而即使对美女老师的性生活一无所知的长毛,这会儿也同样是看的大气直喘, 若不是他躲藏在黑暗中的话,那模样活脱脱就是条情欲勃发的小狼狗!当然,受 到震撼的绝不止他们两个而已,就在那片诱人的香舌触及两颗颤动不已的大龟头 时,这个一次舔舐到两支阳具的镜头,已经促使一个年轻的旁观者抓住生殖器在 踮着脚尖怪哼着说:「啊、干!我要射了……喔、喔……来了……这骚屄突然来 上这一招……害我都还没碰到她的身体就竖白旗了……妈的!我不甘心啊……天 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浪货呀?」
 
  看着那傢伙抓着老二在乱射,长毛忍不住也手淫起来,尽管隔着运动裤在搓 揉与套弄,但绝顶快感并没有减分,除了对心目中的女神有一丝失望以外,他的 眼珠子就差不多要凸出来了,因为竺勃一舌卷二屌的表现,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致 命的诱惑,所以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点明白了,原来每位女性都有个极限,只要 被突破那道生理及心理的最后防线,再贞洁保守的女人终究也会臣服于原始的本 能之下,摸索出了这层道理,这个国中生才对美女老师此刻的淫荡有所谅解,毕 竟此时此刻他也曾自我忖度过,若是换个立场和角度,他也照样会变成一头不顾 伦常的禽兽!令人又爱又恨的镜头仍在持续上演,才刚同时袭卷过两颗大龟头的 香舌开始转向去招呼黑熊一个人,原本被压制住的双手才甫被松开,竺勃马上就 左右开弓伸手抓住了脸旁的两副阴囊,并且二话不说就张口朝比较粗大的那支咬 了下去,起初看在眼里、干在心头的长毛还差点就因此咒骂起来,但就在他打心 眼里开始要瞧不起美女老师的时候,情况却起了极大的变化。
 
  就像电影忽然出现快转镜头一般,蓦地起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场景,使很 多人一时之间都看不清楚、也摸不着头绪是怎么回事,直到怒气冲冲的黑熊扬手 一巴掌打下去的那一刻,不少人才惊觉到肯定是女主角出了怪招,然而从青番一 把掐住竺勃咽喉的情况看来,长毛判断老师的突击应该没有成功,因为两个紧急 往后收缩屁股的混蛋,脸上并无任何痛苦的表情。
 
  或许是竺勃的眼神透露了杀机、也可能是两个混蛋警觉性都很高,因此女主 角尽其所能的最后一击只能以失败收场,不过此举却令长毛为之佩服不已,假如 环境允许他一定会跳出来大声喝彩,但是大龟头堪堪躲过一劫的黑熊这时却是火 冒三丈的怒斥道:「你他妈竟然想咬断我的老二?好,今天老子要不把你的屁眼 干到脱皮流血、并且让你被连奸十八个钟头以上,我明天就自动退出江湖!」 
  听到黑熊信誓旦旦的宣言,大家这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幸好竺勃那一 咬跟老大那一巴掌都只是擦边而过,在两人都没受伤的情形下,始终对美女老师 存有私心的青番赶紧问道:「要继续用道具修理这骚屄、或者大伙轮流用肉棒来 好好的教训她?」
 
  馀悸犹存的黑熊似乎怒气未消,他眼珠子连转了好几回才嘎声说道:「从现 在开始全都真枪实弹的给我狠狠地干!肏到快要精尽人亡的就主动站到旁边去, 你们这批轮完换下一批,一直干到让她变烂屄才停止,听懂了没?」
 
  急转直下的改变使其他喽啰开始磨刀霍霍,本来他们就不想光是晾在一旁当 观众,现在一听可以提早上场,当然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猴急模样,而忙着在收 回老鼠的李子阳则谄媚着说:「黑熊老大,您就带头开始轮吧,等屁眼被您行过 开苞大典以后,我想咱们的美女老师就会乖乖听话、任您予取予求了。如果她依 然不开窍的话,放心!方法我还多的是。」
 
  对这个满脑子馊主意的李子阳黑熊有意将其收在身边,至少玩女人时可以派 上用场,因此他一面移位、一面意在言外的哼道:「你小子别光会拍我马屁,这 次升格让你排在青番后头当第三棒,不过先别高兴的太早,要是今天你没办法搞 定这贱人,保证你也会有苦头吃,所以趁着等候的空档,我劝你还是快点去想想 怎么让她来个脑筋急转弯比较重要。」
 
  一听自己可以排第三,喜出望外的李子阳立即拎着两只老鼠赶紧退到一旁去 讨好道:「您放心,黑熊老大,我保证在日正当中以前叫这骚屄对您服服贴贴、 百依百顺,否则我甘愿受罚。」
 
  已经再度扑到竺勃身上的黑熊无心多说,他只是一边架高美人儿的双腿、一 边闷声应道:「你最好是在天亮之前给我搞定,等搞到中午时还需要你小子来敲 边鼓吗?」
 
  没待李子阳有机会啰唆,黑熊的大屁股勐地一沉,长毛便听见竺勃发出了一 声呻吟,然后随着一次比一次更生勐的冲肏,除了下体互相撞击的声响以外,美 女老师那像是悽怆无比、却又夹带甘美尾音的哼哦便此起彼落地牵引着每个男性, 他们的眼睛全都聚焦在同一处地方,内心的渴望更是呼之欲出,从那拚命自虐和 圈子愈围愈小的状况看来,这一波的轮奸必然会锐不可当!依旧掐住竺勃玉颈的 青番并未松手,
 
  他时而看着埋头苦干的黑熊、时而盯着绝世美女挨肏的表情,如果说窥淫是 种乐趣,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绝对是快感加倍,何况那种再也压抑不住而自然流泄 出来的呻吟,更不啻是在帮狼群火上添油,因此越看越有趣、却也越看越心急的 山地人又开始用大龟头在顶刺美女老师的嘴巴,尽管猎物还拚命在摇头闪躲,但 就算三岁孩童也看得出来女主角迟早都会就范。
 
  一个在横冲直撞、一个在勐打游击,两面受敌的弱女子再怎么贞洁刚烈也抵 挡不住这样的要索,已然被玷污的玉体只能任人恣意玩弄,竺勃不晓得自己还可 以坚持多久才会随波逐流,她甚至开始怀疑这样消极的抗拒有没有实质的意义? 
  假设自己能够就此死去是否算是一种解脱?正当她满脑子都是一闪而过的念 头和怪异的思绪在跳跃时,闪避的动作自然就缓慢了下来,而且就在此刻黑熊也 恰好在呼唤李子阳要打开润滑剂准备走后门,所以绝望之馀的她再次阖上了眼帘, 一想到更可怕的凌虐就将来临,她总算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真谛。
 
  人一旦心灰意冷或是意志消沉,防御力必定会大幅降低,而青番就趁着美人 儿在暗自喟叹的那一瞬间,使劲把大龟头顶入那张性感无匹的小嘴里,由于有前 车之鑑,因此他并不敢过于深入,并且左手也始终都扣在竺勃的咽喉部位。 
  然而心神正在逐渐涣散的竺勃根本毫无反应,一直到他开始挺进的那一刻, 美女老师才恍若大梦初醒般的睁开眼睛瞧着他,起初青番还有些紧张兮兮,深怕 历史会重演一次,但是低眼垂眉的绝代佳人虽然看到塞在自己嘴里的男根,却依 旧是一派漠不关心的模样,因此敌人在仔细的观察过后,又缓缓顶入了一寸多, 眼看腮帮子就快要鼓起来,可是除了鼻息变得比较快速以外,众所瞩目的女主角 仍旧是面无表情。
 
  调整了一下角度之后,青番更加放胆的顶了下去,他知道只要再多深入一寸 就能干到咽喉,不过他不想急就章,以免再度因吃快而弄破碗,所以他开始沉稳 而轻巧地抽插起来,每次他都只更深入一点点就打住,然后他会凝视着眼前那张 美绝人寰的娇容,接着再慢慢抽回大约一个龟头的长度,等到竺勃也正眼望着他 时,他才又缓缓的顶肏下去,如此周而复始的温柔玩法,反而让他享受到预期之 外的许多快感,因为美人儿的香舌业已有所动作,而且即使是极为细小的反应他 亦能感受到,若非碍于有黑熊老大在场,这位职业杀手一定会忍不住把内心的狂 喜大嚷出来以昭告天下~~毕竟能够征服小杜的女人,确实足以让他在黑道宣扬 不少个年头!然而眼前这一幕却叫躲在暗处的长毛有些黯然神伤,因为在他幼小 的心灵里,抵死不从的竺勃才符合女神的表徵,如今任人上下两个要塞一起顶肏 的画面,对他而言已是标杆的整体倾颓,所以他在既心疼又不舍、既怨怼且忌妒 的複杂心态下,竟然愤恨难平的捶了一下铝板,尽管声响并不大,但若是耳朵尖 一点的人恐怕就会听得出墙上有些异样。
 
  或许是奸淫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缘故,除了激烈的喘息和哼呵以外,勐烈的 撞击声与床铺摇晃的怪音恰好掩盖了长毛的误失,否则此刻应该会人马杂沓的一 阵大乱,然而眼前的热戏不但未曾稍止,而且原本打算改走后门的黑熊一发现竺 勃在乖乖吃屌,马上便喊着要跟青番交换,所以任何人根本就不疑有他。
 
  老大都已经开口,青番岂有拒绝的道理,何况美女老师的秘穴他还没享受过, 所以两个人立刻击掌换位,起初竺勃依旧把脸蛋转向一边,似乎仍不愿让黑熊称 心如意,可是山地人硬若顽石的大肉棒一狠肏而入,她马上如斯响应的发出了呻 吟,而也就在她檀口微张的时候,毛茸茸且沾满淫水的乌紫色巨根已趁虚而入, 或许她还想抗拒,但长趋直入的大龟头瞬间便闯到了喉咙口,只要酒后有过自己 用手催吐的人都知道,这会儿想咬下去是不可能的,因为咽喉一被梗住,齿列的 咬合功能等于是完全丧失。
 
  一举得逞的黑熊这下子更是威风凛凛,他一面大开大阖的恣意冲肏、一面搓 捻着竺勃的奶头宣佈道:「这骚屄的嘴巴真是棒!不但会吸、会嚼,舌头还会缠 着我的玉柱舔,哈哈,就冲着这一点,老子决定把她多留一个星期,至少等大伙 都在她嘴里爽过一次以后再移交,嘿嘿……这实在是太美妙了!」
 
  只能任人宰割的竺勃虽然睁大了眼睛,可是并无法开口发问,她内心的骇异 恰好和旁边乐不可支的狼群形成强烈对比,但隐约明白自己正在堕入无间地狱的 美女老师却是无可奈何,不过或许是由于过度的害怕和本能的反应,她的四肢又 再次盲动起来,然而不管她怎么拳打脚踢,其实都有如蝼蚁在撼氂牛而已,压根 儿就发挥不了作用。
 
  彻底失守的城市,只好任凭敌人恣意的蹂躏,倒悬在床外的螓首使黑熊更加 得心应手,大概花了不到三分钟他便强行成功达阵,狠狠顶进喉管的大龟头令美 人儿流出了眼泪、同时也宣告竺勃已被开发成了深喉咙,但光是如此还满足不了 这位刺青大汉的征服欲,在他一声令下,立即有两个傢伙冲上去抢食那对雪白而 圆润的大乳房,当两粒奶头亦分别沦陷在两张狼嘴的那一刻,浑身抖簌的女主角 再度喷出了大量阴精。
 
  首当其冲的青番自然最为高兴,他的阳具被淹没在源源而出的淫水当中,一 代尤物在他胯下爆出了高潮,对他而言何尝不是另一次征服的成功?所以这混蛋 在得意忘形之下,竟然把黑熊的欲望宣言当成了耳边风,也不管竺勃的后庭有没 有涂上润滑剂,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拔出大肉棒,狠狠朝着目标便捅了下去,这 突如其来的刺戮和剧痛,使美女老师立刻四肢齐动的想要逃开去,虽然嘴巴仍被 塞住,但那仓皇而狼狈的姿态总算引起了老大的注意。
 
  黑熊探头一看,发现青番竟然想越俎代庖,打算先行帮美人儿的屁眼开苞, 当下立即横眉竖目的怒斥道:「干你妈!山地仔,你他妈现在是在干什么?你眼 里还有我这个老大吗?」
 
  冷不防会遭到喝骂的青番吓了一大跳,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惊觉过来,接着便 赶紧抽身赔着罪说:「对……对不起,黑熊老大,我一时玩过头了才会忘了您还 没拔走头筹,我真是该死,来,我这就把位子交还给你。」
 
  满脸不悦的黑熊仍然瘪着嘴角,不过玩深喉咙玩的正火热的时刻,他可不想 就此放弃而跑去逛后花园,反正已到手的性玩具根本跑不掉,他爱什么时候去搞 后门都可以,所以在忖度了一下周围的气氛以后,他索性比了个手势说:「你再 退开一点,现在就让第三棒上来接手,嘿嘿……先给姓李的小鬼爽个几分钟,然 后我再来帮小宝贝进行开苞大典!哈哈哈……今天咱们就让竺骚屄来个大小通吃 加上老少咸宜,而兄弟们则是皆大欢喜,你们说我这点子如何呢?」
 
  事实上这魔头说的根本了无新意,但一班徒子徒孙当然是大声鼓噪应和,只 要能快点得到美女老师的完美胴体,就算叫他们丧尽天良也绝无问题,特别是等 待多时的李子阳这时更是恶向胆边生,他在翻身上马之前还迅速俐落地塞了一粒 大跳蛋在竺勃的阴道里面,只要不去碰到那处禁区,他相信此举应该还在黑熊所 能允许的范围之内,因此就算被发觉他使用了道具,只要效果能如他内心所预期 的那样,那么这个色眯眯的黑道老大恐怕也会急于一试才对。
 
  主意既定,他马上就把硬如钢条的肉棒顶了进去,可能是跳蛋被强力往前推 进的关系,竺勃的身体立即有了微妙反应,然而旁观者并看不出任何蹊跷,那种 阴道的勐烈收缩及四肢的胡抓乱蹭,其实只有李子阳一个人能够感受到,这种见 微知着的功效,使他更为放心的一插到底,龟头挤压跳蛋的奇特快感很容易叫女 人在短时间内崩溃,所以他不想太急,毕竟对这个他曾朝思暮想的绝代娇娃,虽 然已是第二次进入这妙不可言的秘穴里,但一次比一次更有搞头、也更加刺激的 环境之下,他自然想要痛快淋漓的享用一番。
 
  因此李子阳的抽插并不快速,他只是一边盯着竺勃被玩成深喉咙的悲惨面容、 一边札札实实的在全力顶肏,摇控器就放在美女老师的雪臀左侧,只要等他享受 够了肏屄的美好感觉,那么不必伺机而动他也晓得何时该启用按钮,届时只要能 够两人一起同登极乐,那么他最歹毒的心愿也许就会成功。
 
  但是奇特而臊痒难耐的诡异快感,反而唤醒了竺勃的理智,原本已昏昏沉沉 彻底沦落在欲海中的美女,这时突然望着李子阳的脸孔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然 后她就像是被毒蛇咬到一般,勐地昂起头来便想把对方推开,然而此举却不能如 愿,因为她的胸前还匍匐着两个男人,不过即使搆不到这个丧心病狂的坏学生, 她原来被抓住脚踝的双腿在奋力一蹬之后,马上重新获得了自由。
 
  这个反抗的举动长毛看见了,只要竺勃有任何拒绝的行为,他就会又爱又疼 的有着椎心之痛,因为他晓得老师并非是自甘堕落,这对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而 言无疑有着鼓舞作用,再加上这时上场的奸淫者正是李子阳,所以乱伦的感觉令 他更加受不了,在越想越忿忿不平的心理下,他终于决定要抽身离开好到外面去 讨救兵,但是就在他毅然决然的退出管道间后,才勐一转身整个人便呆住了!黑 暗中有好几条黑影就蹲在他背后,而他却毫无所觉,这时拿手电筒照着他的傢伙 用揶揄的语气冷笑道:「这么快就看够啦?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好戏可欣赏,你 小子怎么不多过过瘾?」
 
  望着四条看不清面孔的黑影、以及他们手上明亮的长短刀械,原本裤裆里尚 有馀温的长毛,刹时整条命根子都软了下去,他屏住呼吸飞快的打量了周遭一眼, 完蛋!加上站在下方的三个敌人,他知道自己若是放手一搏基本上只是在找死而 已,所以他只能满头大汗的僵在那里,完全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但是敌人可没时间跟他消磨,下方已经有人用长矛顶着他的屁股命令道: 「把武器交出来,然后乖乖的爬下来。」
 
  无计可施的长毛没得选择,除了依言照做以外,还马上被人一脚踹了下来, 当他连滚带爬才刚站好身子的时候,一拥而上的敌人立即把他双手反绑在背后, 紧接着他就像是在战场上被逮到的俘虏一般,在一大群人的拳打脚踢之下,惊魂 落魄地被拖进了正在煎熬竺勃的炼狱。
 
  瑟缩的长毛压根儿不敢抬头,因为浑身刺青的黑熊确实令他相当畏惧,黑道 老大的冷血作风在社会上时有所闻,尽管他也曾耳濡目染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但这跟真正的混兄弟、跑江湖可不能比拟,所以他的心惊胆跳并不叫人感到意外, 只是他表现的越是害怕与孬种,别人就越好用来作文章,因此仍在享受美女老师 口舌俸侍的大只佬,甚至连正眼都懒得瞧他便开口问道:「你小子以为躲在那里 就没人知道啊?哼哼……让你欣赏你老师主演的活春宫可是要付点代价的,现在 我问你,刚才有没有偷看看到很爽呀?老二有没有硬起来?」
 
  要不是黑熊如此一说,竺勃可能还不会昂首张望,可是这一瞧却让她全身神 经一阵紧缩、同时已沉淀多时的羞耻感也复活了过来,就在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之 际,李子阳一看场面是处于全胜状态,当下立刻启动跳蛋的旋转功能淫笑道: 「长毛,如果你还没看够的话,竺骚屄这就要表演更浪的给你欣赏了!哈哈…… 你可要睁大眼睛一秒都别错过喔。」
 
  脸色煞白的美女老师双颊突然一片嫣红,也不知是急怒攻心或羞耻感使然, 只见她又开始四肢齐动的抗拒起来,可是在四个男性的连手压制之下,她的挣扎 依旧有如是蚍蜉撼树,而这时黑熊又开口了:「老子这是在跟聋子讲话吗?问你 老二硬了没有你不会回答喔?干!既然不会说话,那咱们乾脆把这小子扒个精光 彻底检查一下,搞不好?外裤都沾满精液了还在装纯情,来!还不快点动手。」 
  就在这一声令下,一群喽啰飞快地把长毛脱的赤条条,其间还赏了他好几次 拳脚,等一干人等退开以后,他才发现床上的竺勃正在激烈地抛掷下体,那急耸 狂坠的力道使得整张床都在大幅度震荡,苦闷的呻吟和浓浊的鼻音,都意味着淫 虐程度的险峻,但是自顾不暇的长毛却只能双膝大张地跪在那里,无助的他唯一 能做的就是把脸转开,再也不忍去看美女老师可怜的模样。
 
  长毛才甫一闭上眼睛便遭人从背后踢了一脚,然后李子阳无情的声音随即响 了起来:「你不是喜欢看吗、那还客气什么?嘿嘿,我就说你们这群跟小杜在一 起的傢伙全是伪君子、假道学,明明每个成天都想干翻竺骚屄,可是在她面前却 只会老师长、老师短的尽装乖孩子、好学生,看了我就噁心,你也别说是我在冤 枉你,乾脆,现在就让你瞧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小人!」
 
  有人上前把长毛的脑袋扭向右边,他张眼望去才发觉墙边有着上下两排的监 控萤幕,上面一排是在拍摄竺勃被轮奸的过程、而下面那排则是这栋大楼里外重 要出入口的所有动静都可一目瞭然,换句话说,早从他翻墙而入那一刻开始,其 实就已在等着让人瓮中捉鳖,一想到自己还潜伏在管道间里,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的偷窥了那么久,这个国中生不禁流下了惭愧的泪水。
 
  但这绝不是该哭泣的时候,即使心中有愧却也是人之常情,何况对一个血气 方刚的青少年而言,他不多看几眼恐怕才更不正常,只是既然摆明了这是个陷阱, 人家当然有所图谋才会让他窝藏那么久,果然李子阳才刚又调侃了长毛两句,黑 熊便故意恶狠狠的喝道:「肏你妈!你小子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问你之前 老二有没有看到翘起来,你他妈是哑巴不会回答吗?」
 
  这边话才问完、那头已经有两个人上前来个拳脚交加,肚子和脑门各挨了一 拳的长毛才抱头摀肚趴了下去,马上右侧的中年人又在他腰际补了一脚吪斥道: 「肏你奶奶的,没听到老大在问你话吗?」
 
  肚腹的剧痛使长毛忍不住呲牙裂嘴地发出惨叫,他倒在地上狂挥着右手臂大 嚷道:「没有、我才没有硬起来,这样你满意了吧?」
 
  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听得出来有着年轻人特属的倔强,但是否认自己曾经看 到一柱擎天却是基于怕亵渎到美女老师所导致,不过这样的说词肯定会过不了关, 果然黑熊一面挺耸着屁股想让大龟头尽量深入、一面却面露不肖的应道:「这么 漂亮的尤物、又让你偷窥了那么久,再加上我们如此卖力的玩弄她,你小子竟然 老二都没反应?干!你这样别说对不起咱们这一整票兄弟、更是瞧不起这位国色 天香的女老师你知不知道?既然你的命根子这么迟钝,可能也没啥功能了,所以, 我看这样好了,反正没用的东西带在身上也是累赘,我就叫他们帮你阉掉好了!」 
  惊魂未定的长毛乍听之下还以为黑熊是在说着玩的,不料动手修理他的那两 个傢伙已一个拿剪、一个持刀的围了上来,这下子他真的吓傻眼了,眼看自己马 上就要变太监,他不由得两手紧摀着下体在地上翻滚着说:「不要!走开!你们 这群疯子,再不走开我就跟你们拚了!听到没有?快点走开,不要这样对我。」 
  差不多就快六魂无主的长毛越是害怕和惨叫,李子阳他们便笑的越得意,那 浑蛋一边享受着跳蛋和龟头一块蹂躏阴道最深处的绝妙快感、一边还刻意按下加 速键邪恶的说道:「等把你的小鸡鸡割下来以后,我会帮你塞进竺骚屄的浪穴里, 这样应该也算是我们两个一起跟她作爱吧?哈哈哈,终究咱俩同学一场,所以你 虽然倒阳,我还是会帮你完成不敢说的心愿啦,到时候记得要谢谢我喔。」 
  无论是多恶毒的揶揄或耻笑,长毛此刻都只能置若罔闻,因为早就吓到发抖 的他只能缩在地上打滚,就算刀剪双煞一时之间摆平不了他,可是黑熊只消使个 小眼色,其他人马上就涌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等他哀嚎过后,整个人也正面 朝上的被弄成了『大』字型,紧接着剪刀便张开架在他的阴囊旁边、而一尺长的 利刃也贴到了耻毛上面,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甚至连灵魂都可能脱窍的恐怖处境, 立刻使魂飞魄散的国中生浑身颤栗的哭喊道:「不要啊!不要割啊!拜託、求求 你们……我说、我说,我刚才老二有硬起来……其实我看到都快射精射出来了, 啊,老大,我下次不敢了,求求你叫他们别动手好不好?」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