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殡仪馆宁静夜](上)[作者:思無邪]
[殡仪馆宁静夜](上)[作者:思無邪]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98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上
 
  林静怡给人的印象,就像她的名字那样文静羞涩、楚楚动人,她的身高才刚 刚一米六,脸长得就像个玩偶,业余时间喜欢把头发分开,左右扎成两个小辫, 再配上一件旗袍,看看书,养一些小植物,让人看了就觉会觉得这是个斯文内向, 胆小怯懦的小女孩儿。这就是为什么当人们知道她的工作时,会那样吃惊、疑惑, 甚至是吓得转身逃走。
 
  林静怡是一位仪容师,所谓仪容师,其实叫遗容师更贴切,他们的工作就是 为往生者做最后一次理容,让他们能给活着得人,留下尽可能好的记忆。很多人 对她选择这样的工作很不理解,毕竟她只是一个20刚出头的小姑娘,可重要的 是林静怡并不指望别人理解,在她看来让离世的人能够留下最美好的形象,让这 个职业非常有意义,当然,除此之外,她选择这行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林静怡的工作没有什么时间限制,不分白天晚上,一切都因「人」而异。内 向、不擅交际和宅的性格倒是为此提供了不少帮助。
 
  现在的时间就已经过了十点,林静怡所在的工作区域里,其他的同事都已经 下班了,唯独她还在认真的工作着。说起来她并没有感觉过害怕,因为在她眼里, 那些直挺挺躺在自己面前,或者被存放在冷柜当中的,并不是死人尸体,而首先 是顾客,是那些未亡者的亲人,是自己需要服务的对象。
 
  今晚的服务对象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资料里写的职业是教师,看他一米 八左右的身高和结实的身材,而且看得出来这人平时都有运动。说起来也怪,好 像热爱运动也从来挡不住病魔和死神的造访。静怡猜想这是一位体育老师,一边 完成为逝者的清洗工作,一边猜测这个人生前的情况,是静怡打发时间的爱好, 也同时为另一个更主要的爱好提供铺垫。
 
  为了让逝者干干净净的离开,清洗身体也成了仪容师的一项重要工作。可以 说这是逝者在世界上洗的最后一个澡了,虽然明知道对方对温度已经没有了感知, 但静怡每次都会把水温调到特别舒适的程度。这位教师才刚刚离世,而且病发也 非常突然,没有经历过多的折磨,所以容貌上显得非常自然。静怡的清洗非常认 真,从头到脚,浴花在尸体上摩出大片的泡沫,当最终把这些泡沫冲洗干净,又 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尸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熟睡中的人。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就是静怡爱上这份工作的原因。
 
  静怡重新审视面前这具尸体,就像在看着自己的爱人。当她的目光落到尸体 的胯间时,她看到了一丛黑密的阴毛当中,一条已经萎缩的肉虫蜷缩着。静怡的 脸不禁一红,其实刚才清洗的时候,她早就更近距离的面对和接触过这个东西, 但那时候只是认真的清洗,是工作,心中没有一丝杂念,而现在,静怡重新变回 了一个姑娘,面对的是男人的羞处。她继续凝视着那片黑草,脑海中又回忆起上 学时的回忆。
 
  她毕业于一家护士学校,理所当然的上过解剖课,上学前她当然没想过,自 己这辈子摸到的第一根阴茎会是解剖课上的尸体。更没想过那一瞬间,那条萎缩 的阴茎就一把钥匙,开启了她心底一扇走向沉沦的大门。
 
  静怡看着那片黑草,呼吸开始加快,心里塞满了渴望,一个声音不停的催促 着她,快去舔啊!静怡把这个冲动暂时压制了一下,像以往一样,她选择从脚上 开始。她静静脱下工作服,又脱掉里面所有衣服,和那具尸体一样,以最纯粹的 身体相互面对着。
 
  她俯下身,湿热的舌头舔向了冰冷的尸体。一个、两个、三个,十个脚趾被 静怡挨个舔吮了一遍,接下来,这条灵活的舌头一路向上,经过小腿大腿舔到了 尸体的胸前,静怡故意越过了最向往的位置,把目标锁定在了男人的乳头上。 
  静怡曾交过几个男友,但都没有发生过实质的身体关系,虽然如此性爱小说 和影片,她并非没有看过,她知道男人们喜欢怎样的服务。她吮吸着轻咬着尸体 的乳头,同时用自己饱满的胸脯摩擦着男人的小腹。
 
  然后再往上爬,静怡的嘴唇亲吻到了尸体的嘴上。已经过了尸僵的时间,对 方的嘴唇被静怡的舌头轻易顶开,对方当然不会伸过舌头来回应,所以静怡只能 自己探出舌头,伸进尸体的嘴里,去和他的舌头缠绵。人死之后,舌头的肌肉也 会萎缩,所以会比生前要短,情怡必须努力把自己的舌头伸的更长,才能够着。 
  可这在静怡来说并不麻烦,并且被她视为爱人小调皮式的情趣。
 
  静怡的努力吮吸着,尸体的口中发出滋滋的水声。于此同时,静怡的整个身 体也在扭动着,乳房贴紧了男尸的前胸,阴阜贴紧了男尸的阴茎,随着深吻的节 奏,静怡的身体在男人的尸体上不断摩擦。
 
  最后静怡转过身子,和尸体形成69的体位,热烘烘水漉漉的逼缝压在了尸 体冰冷的脸上。现在她要服务自己最喜欢的部分了,静怡慢慢趴下身子,用双手 拔开草丛,露出那条死蛇,这还真是一条死了的蛇。整个阴茎都软绵绵的,静怡 把整个阴茎和蛋蛋包进了嘴里,这些东西在舌头的搅拌下,在自己的嘴里打转变 形,这是她喜欢的玩法。不是说她不喜欢坚挺结实的肉棒,可如果是用嘴去使用 的时候,她更喜欢这种软绵绵包在嘴里的感觉,用她的想法来说,那种感觉很可 爱。
 
  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装模作样,显示自己雄性的力量,可这种假装会给她 一种距离感。相反的,软鸡巴显得真实而亲切。
 
  静怡的嘴其实很小,既然是勃起前的阴茎,如果加上阴囊的部分,想要全部 包裹住也并非易事,但她每次都会努力把去完成这一点,因为她太喜欢连同两颗 睾丸一起在嘴里的感觉。为此在刚开始这样做时,她甚至因为嘴张得太大而呕吐 过,不过现在她已经掌握了其中的诀窍。静怡慢慢加快了搅动的速度,两只睾丸 和软面条一样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跳着欢快的舞步。这舞步开始逐渐加快了节奏, 因为静怡越来越兴奋了,开始是她的头开始动起来,接着是上半身,再下来是腰 肢也扭得越来越欢。
 
  身体的摆动下,静怡的阴蒂在男尸的嘴唇和鼻尖上蹭得水声啾啾,冰冷的尸 体几乎要被她摩擦得起了火花。到最后她只顾得上大力蹭逼了,只好把嘴里的软 虫吐了出来,她怕自己再兴奋下去,一不小心给人家咬下来了。虽然明天尸体就 要火化,瞻仰遗容也不会扒光了检查,可害人家「死无全尸」总是不好,何况这 位男士还刚刚给了自己一个高潮。
 
  当高潮过后,静怡趴在男尸身上并没有马上离开,自己运动过后的体温,一 点点传递到身下冰凉的尸体上,对方也好像被自己暖得有了温度,这种体温的交 互,和性交带来的满足又完全不同,她喜欢享受这种安宁的气氛。静怡四肢张开, 像章鱼一样紧紧搂住身下的尸体,好像这是她感情深浓的男友。
 
  体力恢复之后,静怡从男尸上爬了起来,从旁边拿来一个橡皮圈,动作非常 熟练的勒在了男尸阴茎的根部,然后用一支一次性针管从容器里抽出一管生理盐 水。这东西是平时修复容貌用的,大多数尸体停放之后因为肌肉萎缩会,脸上会 塌陷影响五官,这时候就需要在皮下注射一些生理盐水,让容颜暂时恢复饱满。 
  不过这会静怡不是用它来修复容颜,而是把盐水注射进了死尸的阴茎。
 
  她推注的很慢,一边注射一边撸动着阴茎,因为尸体死亡时间不长,血管壁 还没有完全粘黏坏死,加上之前放在嘴里的一番加热揉弄,血管已经恢复了大部 分通路,这些盐水顺着血管开始填充里面的海绵体,一个死去的男人居然就这样 再度勃起了。
 
  静怡简单把工具一收拾,自己上了平台,望着这具神态安详的男尸微微一笑, 心里说我要开始咯。手扶着挺立的阴茎对准湿润的穴口坐了下去。一股冰凉的温 度传来,和穴中的温热形成对比,使得静怡对阴茎的感知更加明显,更加真实, 真实的到了几乎能感觉到阴茎上每一个皮肤皱褶的程度。这正是林静怡最喜欢的 一部分,当阴茎全部被吞入后,她又抬起屁股把阴茎完全退出来,又再重新坐上 去,她想尽可能多几次体验这种温差效果,直到阴茎逐渐被套弄得也变得暖和起 来。
 
  静怡开始变换各种节奏和角度,并很快投入到了忘情的境界。阴道和阴蒂传 来一阵阵的酥麻,刺激着淫水汩汩流淌。林静怡端坐在男尸身上,直上直下的运 动着身体,又抓起男尸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前,带领他像情人一样按揉自己的乳房。 
  就在林静怡沉沦在变态的快感当中时,发生了一件她浑然不知的事。
 
  仪容间里侧墙上有一排后窗,从里面看这排窗户的位置很高,但因为整个仪 容间处在大楼的半地下室的位置,从外面看的话这排窗户就只比普通人高不出多 少。此时此刻,正有一个人脚下垫着两只木箱,津津有味地朝着里面张望,欣赏 着静怡活色生香的表演。
 
  林静怡在男尸的身上只搓了十来分钟,突然速度越来越快,喘气越来越粗, 一阵抽搐之后,终于长舒一口气,继而整个人瘫软的趴在了男尸的身上。不知道 自己趴了多久,林静怡的体力开始恢复,她慢慢撑起身体,男尸的容貌又映进了 静怡的眼眶,静怡对着他轻轻一笑,那一份妩媚中带着几分害羞,情意绵绵中几 份浪荡,亏得是躺在身下的男尸已经睁不开眼,看不见这画面,否则一定难以抗 拒的再战一场。
 
  虽然知道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到自己的工作间来,但毕竟身处单位,并且做的 是这么让普通人无法接受的事,要是一旦被人发现,自己可不只是丢掉工作那么 简单。只不过人总是这样,当欲望产生的时候,就会变得格外胆大而不计后果, 可一旦欲望得到释放而消退,就又会变得胆小。
 
  此时的林静怡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可害怕被发现的担心开始占了上风, 她赶紧穿好衣服,把东西收拾整理了一下,然后又拿来男尸的衣服准备替他穿上,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把静怡吓了一跳。选择了这样的 工作,静怡并不害怕所谓的鬼,但自己刚干完坏事,就听到有人敲门,这不害怕 是不可能的。
 
  林静怡问了一句谁,门外并没有回答,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穿戴整齐,静 怡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套上了工作服,然后扯过一张白单盖在了男尸的身上。就 在最后一秒钟,原本上锁的门被推开了,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殡仪馆的门卫 老耿。静怡正自惊讶为什么他能打开房门,才注意到在老耿的手上提着一个木制 的圆环,上面叮叮当当挂了一圈钥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里还有一串各个办 公室的备用钥匙在卫门手上,自己工作小半年了,居然不知道。
 
  幸好他这会儿才出现,要是再早一点进来,自己的秘密就没了。林静怡这样 安慰自己,可她不知道自己的秘密早就已经没了。静怡假装镇定的跟老耿打招呼 说,耿叔,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还要巡逻啊。
 
  老耿这人是个退伍老兵,据说以前还上过早线打过仗,立有战功,复原后到 了老家的乡镇武装部,可文化水平不高,脾气也耿直,也没有混出个一官半职。 
  工作没几年机构精简,他就办了内退,回老家务了农,后来又四处打工过了 多年。

   因为一直单身,也没个人照顾,几年前经人介绍,到市里的殡仪倌当了保安, 算是找个养老的地方。老耿属于平时见着谁都非常热情的打招呼,可又不是那种 话多到跟谁都胡侃的人。林静怡对老耿的了解只有这么多,现在见他突然出现在 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心里还真有些七上八下,不免怀疑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秘 密。
 
  老耿没有回答静怡的问题,目光落到了平台上的男尸身上,虽然上面盖着白 布,但因为注射了咸水的死人阴茎可不像活人那么缩放自如,依旧挺立的阳具在 白单下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顺着老耿的目光看过去,静怡才发现那里是那样明 显,简直比不盖还明显,真的是欲盖弥彰了。
 
  静怡看到老耿的嘴角挂起了一丝憨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完了。不过 老耿没有马上揭穿,又把目光移到了那一排气窗,也就是自己刚刚在外面偷看的 地方。这时候静怡再笨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的秘密早已经暴露,而面前的老耿好 像没有揭发的意思,她首先想到的是老耿打算要挟自己,可自己有啥好要挟的呢, 刚参加工作的新人,也没有背景,唯一可以支付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了。
 
  这时候老耿已经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等着看静怡的反应和表现,静怡识趣的 跟了过去。
 
  「耿叔,我知道我错了,求您别……」
 
  「别什么,你错啥了,这不是辛苦的半夜加班嘛。」
 
  「叔,您就别笑话我了,我知道您都看见了,我想您应该不会跟别人说,要 不你现在找的人就不是我了。现在您说怎么办吧,我都听你的。」
 
  「哈哈,看不出来小林你这么聪明懂事。你都这么坦诚了,我也不绕弯子, 你自己说的,都听我的?」
 
  听到这儿静怡已经完全做好献身的准备了,自己并不像清纯外表所展示的那 样,是什么贞洁烈女,男朋友已经交过了好几个,只不过后来发现了自己的倾向, 越来越觉得正常的性不能满足自己,才慢慢放弃了恋爱的打算,选择了殡你馆的 工作。眼前这位老耿叔平时印象并不坏,还是战斗英雄,虽然现在有被迫的因素, 但没有这事,如果他够胆量勾引自己,估计也不会拒绝,反正对于活着的人,静 怡远没有尸体那么挑剔。「每个男人都一样。」这是静怡的想法。
 
  可是老耿提出的要求,静怡想错了。起码有一部分是错的。
 
  一开始,老耿并没让静怡脱衣服或者跟自己走什么的,而是说了一句让静怡 没反应过来的话。「去把6号推进来。」大概愣了几秒种,静怡才慢慢缓过神, 老耿说的6号是指里面停尸间的6号冷柜里的遗体,这具遗体应该是白天时候送 来的,静怡并没有见过。
 
  当她打开6号冷柜的时候,那里安静躺着的是一具三十岁左右的女性遗体, 静怡看了下资料卡,上面写着:XXX,29岁,死因:药物过量。看到这里, 静怡看了看遗体的手臂和鼻孔,不像是吸毒的人,心想所谓的药物过量,看来是 服药自杀了。想到这儿静怡才看了看死者的脸庞,这是一张非常美丽的脸,往下 看,与之相配的是一付可算一流的身材,虽然是平躺着,并且穿有一条长裙,可 丝毫挡不住胸前饱满的两团,那尺寸远比静怡站立时还要大。
 
  「难道这个战斗英雄和自己有一样的喜好?」静怡满腹猜疑的将这个6号推 进了自己的工作间,和那只男尸并排放在了一起。
 
  「把衣服脱了。」老耿下达了新的指示。静怡这时候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条件反射似的完成着要求,反正就只穿了一件而已。当静怡脱光自己转头去看老 耿的时候,却发现他正摇头微笑着。
 
  「我是让你脱她的衣服,你自己倒脱得快,这么想被耿叔看吗。」
 
  静怡一听这话,简直尴尬得要死,她马上去捡地上的衣服,却被老耿制止了。 
  「已经脱了,干嘛还穿。反正也要让你脱的,早点脱了也方便。其实刚才在 外面,我已经看了很久了。这回进来算是咱们第二次『坦诚相见』。」
 
  静怡没想到这个平时那么憨厚的门房大叔,调戏起女人来这么有一套,几句 话就让自己无地自容又无可辩驳。乃至她都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该去脱那个女尸 的衣服。最终,在老耿的再次要求下,静怡才动手将女尸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 下来。对于一般人来说,要脱掉尸体上的衣服,并不是件容易事。这一点,伺候 过醉鬼的人或者有所体验。不过静怡却做的驾轻就熟,所以很快,一具和静怡不 同风格,且略胜一筹的女体呈现了出来。
 
  老耿走过来把手放在了女尸胸前,丰满的乳房在老耿粗糙的掌心变了形,它 的主人当然不会表示反对,所以老耿者很随便。他伸出另一只手放到了静怡的胸 前,静怡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看到老耿的眼神后,又自觉的把胸脯送了回来。 
  静怡的胸只有B杯而已,可放在她那么小巧的身体上,也显得非常突出。老 耿一手一个,握住两个不同的乳房,用相同的节奏和动作玩弄着,偶尔还换个手, 像是要比较鉴别两只乳房的不同。
 
  静怡也看出了这一点,这让她觉得十分害羞,自己居然和一具尸体在PK, 而且从老耿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更喜欢后者。比较完毕之后,老耿把放在静怡胸 前的手缩了回去,放到了女尸的两腿之间,他很快发现那里很干,丝毫没有前戏 过后,成熟女人应该有的生理反应。这是当然的,毕竟面前躺着的并不是一个有 生命的女人。
 
  静怡看着老耿的动作,猜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是在那只逼上涂上口水,还 是有别的什么润滑的方法?她充满好奇。
 
  「把她舔湿。」听到这句话,静怡第一反应是「舔尸」,这两个字让她兴奋 了一下,可她马上反应过来,老耿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舔湿?难道是让自己去 舔女尸的阴部吗。老耿用目光回答了她。怎么办,静怡心里有些打鼓。「舔尸」 
  对她来说并不困难,那甚至是她很乐意做的事,之前和自己「做过」的男尸 都享受过自己全方位的舔舐服务,但那些都是男人。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女人,自 己好像并没有啦啦的倾向,怎么办呢。
 
  在心里做了一番衡量之后,静怡走到了女尸的脚边。虽然没有啦啦的倾向, 但似乎也并不反感同性的亲密。这是静怡思考后的发现。她分开女尸的双腿,露 出阴毛不太浓密的阴阜。借着明亮的灯光观察了下这只漂亮的河蚌。这并不是静 怡第一次见到其他女性的私处,医学院护理专业毕业的她,上学和实习期间都见 过不少异性的裸体,但要像接下来的这样做出亲昵举动,静怡还是有些羞涩。 
  老耿以为静怡的身高够不着床的中部,他提着女尸的两臂把她转了九十度, 这样一来,女尸的两头都悬空掉到了床外。对静怡来说,要为女尸口交方便多了, 但真正方便的是老耿,他的目的也是为享受女尸的口交。因为头悬下来,女尸的 上颚自然的打开,老耿解开裤子掏出那只经受过战火洗礼的肉炮,一点点的顶进 了女尸的嘴里。完全不需要担心对方会有深喉的不适,又或者头悬空久了会充血 头晕,老耿双手各拍一只乳房,以此为着力点,抡开了腰杆,在女尸的喉咙里抽 插起来。
 
  女尸的另一边,静怡也放下了所有禁忌,她蹲在女尸两腿之间,把脸凑到了 那坐黑草中,青春活力的舌头舔弄在冰冷的死亡上。作为女人,静怡知道女人敏 感的位置都在哪里,她按自己掌握的经常服务着面前这位「姐姐」,她舔的越来 越投入——静怡的性格如此,总是很容易对一件事投入全部——从阴蒂到阴唇, 从外面到里面,静怡忘情的舔着,仿佛是在舔着自己。又仿佛自己的服务真得能 让这具女尸获得性的快乐。
 
  女尸的阴部已经非常湿润了,这当然不是女尸分泌的体液,而是静怡的唾液。 
  这些粘粘的液体从静怡的舌头上传递到女尸身上,又有好多在她为女尸口交 过程,被蹭回到脸上,并且还有几根阴毛脱离了母体,粘在了静怡的嘴唇和脸上, 这让静怡原本文静的外表整个变了另一种感觉。不过她现在顾不上这些了,在她 的身体上有一个地方比脸要湿得多。
 
  静怡自己也感到惊讶,为女尸口交似乎比为男尸口交还让自己兴奋,难道自 己真是啦啦?静怡觉得对面老耿始终注视自己的目光才是关键所在。这么淫荡的 事,居然还是在男同事面前做。静怡始终不敢抬头,羞耻的心情让她把头埋得很 低,带来的效果却是嘴唇和阴唇挤得更紧,在老耿看来,会认为是自己舔的太开 心了吧。静怡感觉自己的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终于,在快透不过气来的时候, 她抬起了头。
 
  和猜想的一样,老耿确实正盯着自己,脸上始终挂着那邪邪的微笑。静怡知 道老耿也已经非常兴奋了,这一点,从他插女尸喉咙的节奏和力度就能感觉到, 这两者可是通过女尸非常直观的传递到了静怡的脸上。
 
  所以当静怡抬起头来的时候,对面的老耿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他拔出女 尸嘴里的阴茎,绕了一圈走到静怡身边,静怡乖乖的让开了位置,目光当然不自 觉的偷看了一眼老耿的家伙。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晃而过,但也让静怡的心跳加快 了不少。活生生的东西,果然和尸体上的感觉不同。静怡为自己感到一丝庆幸, 看来自己还不太要紧,虽然有别人眼里另类甚至变态的「恋尸癖」,可至少自己 对活人还是有感觉的。那说明还不算太糟,自己还可以追求普通人的生活。 
  老耿站到了女尸两腿中间,借着静怡的口水,粗壮的鸡巴非常顺利的插进了 女尸的阴道。老耿这年纪不是20来岁的毛小伙了,懂得慢慢享受的乐趣,所以 他一开始抽插的速度并不快,而且非常有节奏。他转头对蹲在后面发楞的静怡说, 让她钻到身子下面去给自己舔蛋。静怡本来正望着老耿结实的大屁股出神,被突 然传来的说话声惊醒,吓得毫不考虑的钻进了老耿的裆底,以此来掩饰自己害羞 的表情。
 
  静怡坐在地上,仰起脸正看见老耿的鸡巴在女尸的阴道中进进出出,两颗肉 蛋随着节奏在阴囊里荡秋千似的晃动着。她张开嘴,把脸再往上凑了凑,将两只 肉蛋轮流裹里嘴里吮吸舔弄,并努力跟随着老耿抽插的节奏,很快脖子都酸了, 却仍然没有擅自停止服务。静怡也弄不明白,自己这样的表现出现什么,是害怕 老耿的威胁,还是自己真的天生淫荡,愿意接受男人的命令。
 
  大概插了有三四百下,老耿把鸡巴拔了出来,依旧仰面朝上的静怡这才清楚 完整的看到了「它」的全部。静怡含着阴囊,鸡巴抽出整个砸到了她的脸上,她 感到了一股无法抵抗的重量。因为是仰视,又离得如此之近,那东西显得巨大得 夸张,上面的每根血管都突起着,像是要脱离束缚从「柱子」上腾跃而出的怪龙。 
  她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阴茎上舔了一下,换来了老耿嘴里的一句骚货的笑骂。 
  紧接着老耿又发出质问,责备静怡刚才没有舔女尸的屁眼。静怡心想,明明 你刚才没有要求啊。为什么要舔,难道耿叔还要和女尸肛交吗。对于肛交,静怡 还没有经历过。她非常期待能在接下来亲眼观摩一下。
 
  老耿把女尸翻了个身,给她摆出翘起屁股的姿势,然后示意静怡去舔。因为 姿势的改变,女尸屁股的位置提高了不少,静怡不能再蹲着进行了。她站在女尸 身后,俯下身子,双手扶住女尸圆满的大屁股,把脸凑到了女尸的股沟通里。因 为尸体在送来之前都有经过清洁,女尸的屁眼里并没有什么气味,当然,就算稍 微有一些气味,这时候的静怡也不会感到不适,她开始舔女尸屁眼的时候,甚至 表现得有些饥渴。
 
  静怡的淫水分泌更加旺盛了,她真的不想念,自己对尸体的敏感到了这样的 地步,只是舔都有这么大的反应,而且舔的还是一个同性的尸体。淫水大量的分 泌,让静怡感觉到越来越难抑制的酥痒,她舔着女尸的屁股,自己的屁股也随之 扭动起来,好像是在发出一个召唤。身后的老耿发现了这点,往前一挺,鸡巴深 深的塞进了静怡的阴道,虽然期待,却毫无准备的这一下突袭,让静怡全身一颤, 身体扭动的更加快速了。
 
  算起来,自己已经有超过两年没被活着的阴茎插过了。真实的热度和生命的 质感,完全不同的感受。有那么一瞬间,静怡甚至产生了放弃冰恋的念头。也在 这时,老耿的鸡巴离开了静怡的阴道,他让静怡让出位置,然后插进了润滑完毕 的女尸菊花。
 
  这一回老耿的节奏明显快了很多,不像刚才操逼时那么温柔,而是狂放式的 进行着。静怡感觉好羡慕那具女尸,因为她的下体传来了一阵阵空虚的抗议。幸 好旁边另一张床上,那具男尸的阴茎还在生理盐水的作用下挺立着,静怡再次感 到只有尸体才是最体贴的伴侣,因为他们任何时候都会为她守候、等待。
 
  静怡重新趴上男尸的身上,以最快的效率把尸体的阴茎吞进了自己的阴道。 
  一女一男两个人,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开始了一次别样的4P盛宴。因为那 两个「玩伴」喜欢沉默,所以殡仪馆的仪容间里,只听到两个人发出的节奏不同 的喘息。
 
  静怡的第二次高潮来得很快,这次之后,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软软的趴在 男尸身上,却还努力睁眼看着隔壁,老耿的鸡巴还在女尸的菊花里驰骋。那画面 让静怡无限神往,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尝试下肛交的乐趣,但今天不能, 因为他怕表达出这个想法后,老耿会亲自实施——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对肛交的 兴趣绝不小于操逼。静怡的心思,她要另外找个时间,把自己那朵雏菊宝贵的第 一次,献给一位让自己心动的,尸体。
 
  静怡脑海中泛起幻想的时候,老耿到了要爆发的时刻,他紧紧抓住女尸的屁 股,腰部狠命的往前挺了十几下,静怡知道他已经射到了女尸的肠道里。老耿静 静的享受了几秒种发泄后的满足,把阴茎从尸体里拔出来送到了静怡嘴边。 
  「本来我喜欢用女人的头发来清理鸡巴,不过怕你明天难得清理,所以好心 让你来负责好了。」老耿这样对静怡说,静怡乖乖的含住老耿的鸡巴,把上面的 残余物清理了个干净。
 
  「看你个骚样,被死人鸡巴操得没力了吧。一会缓过劲之后,把这些收拾整 齐。我还得再去巡逻一圈。」老耿一边穿上衣服,一边吩咐静怡。「别忘了这女 人屁眼里还有好东西,你最好都吸出来弄干净。要是明天有人来探望,看到有东 西从正面流出来就大麻烦了。赶紧吧,记得明天找个时间到我门房来聊聊。」 
  老耿说完在静怡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呵呵笑着,带上房门去了。
 
  留下静怡又在男尸身上趴了好一会儿,正好老耿所说,自己真的被死人鸡巴 操得没一点力气没了。等到恢复了一些之后,她坐男尸身上下到地上,取掉了勒 在阴茎根部的皮筋,又揉了揉满是淫水的鸡巴,帮助它早点消退回软。当然这个 过程并不会很快,等待的时候,静怡想起了老耿的话,确实应该想办法清理一下 女尸的肠道。
 
  「耿叔说的是吸出来弄干净。难道要自己去吸女尸屁眼里的精液吗。」静怡 有些迷离,不过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嘴已经凑到女尸的屁眼上了,静怡暗骂 了自己一声贱货,真的尝试着吸了几下,可根本什么也吸不出来。她只好吃力的 把女尸翻身躺平,又把双腿抬到床外,希望靠重力让尸体内的精液自己流出来。 
  这个办法果然有用,慢慢的一股混浊的液体流了出来。静怡早就蹲好了位置, 她用嘴凑过去,这回是真能吸出东西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18更新.